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dlhz618的博客

创新无止境,学习永不停。新思如潮涌,一切皆可能!

 
 
 

日志

 
 
关于我

个人简历 具有深厚的专业理论知识和丰富的实践经验,勤于思考,富于创新,在长期的工作实践中,始终注重研究和探索,通过多年的艰辛努力和实验,在技术革新与发明创造方面有所突破,研制成功《风力飞行器》(201110319692.2)。《调桨长的万向风车》(201210393482.2)。

网易考拉推荐

第一次看到螺旋桨(七)  

2011-01-15 17:31: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次看到螺旋桨(七)

深翻地是什么时候结束的已记不太清楚了,或许是在镇委书记检查以后没几天,或许是又干了一些日子,总之,最后结束了。可是,自从大炼钢铁、修水库、深翻地这些劳动之后,学校对劳动来了兴趣,一发不可收拾,接着又来了勤工俭学、支援农村劳动……等等。

我印象最深的两次勤工俭学劳动,一次是到高山子农场参加稻田插秧;一次是到小镇东边的沼泽地割苇子。

到高山子农场参加稻田插秧是坐火车去的,在高山子火车站下了火车,还要坐汽车翻过一座小山,才能到农场。汽车走到山脚下,我们看到山上有不少人在砸石头,有的一个人在一个小窝窝里砸着,还带着脚镣。同学说这是劳改农场,带着脚镣干活的肯定是重刑犯。

翻过小山来到农场,看到那已经插过秧的稻田绿油油的一片,一眼看不到边,让人顿感心胸开阔,秀色可餐,美不胜收!当然,也感到很新奇:因为我们都是吃高粱米长大的,看惯了绿油油的青纱帐,火红的高粱……,这还是第一次看到绿油油的稻田,真觉得像是飘飘欲仙地来到了另一个国度。南方真好,水乡真好,怪不得人们常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这里的风景赛江南……。也让我想到,这要在水田里劳动该是多么幸福啊?。当然,稻田中也有不少还没插秧的地块,露出了黑褐色的土地,成了美中不足,大概是等着我们去插吧?——让劳动快点来吧,让插秧快点来吧!

到农场安排吃饭和睡觉的地方是不成问题的,这里有很多的大房间,还有现成的食堂。我们就住在食堂院内的一个大房间里,跟我们宿舍的大房间差不了多少,没用多长时间一切就安排好了。

第二天插秧开始了。我们这些旱鸭子看到那水田,那秧苗,那镢头,都感到十分新鲜,谁也不知道怎样干。农场老师傅先让我们脱去鞋袜,挽起裤腿,下到水田里。然后教我们怎样拿镢头整地,怎样插秧……。接着,我们就整地的整地,插秧的插秧,干起活来……。

开始很新鲜,可没干几下就觉得水田这活可真的不太好干,到处是稀泥,到处是水,工具用起来不方便,人活动一下都困难。插秧更不易,整天弯着腰不说,水里还有蚂蝗,时不时的钻进你的皮肤吸你的血,你还得使劲拍打,才能把它打出来。另外,两条腿老是泡在水里就让人受不了……。特别是我,我的皮肤大概是不适应这个环境或者过敏,没泡几天就长出了许多白泡,泡破了就留浓淌水……。那些日子我真是痛苦极了,才知道赛江南的劳动与赛江南的美景完全是两码事,我天天盼着早点回家……。

一天早晨,在没下地劳动之前,侯老师在大宿舍内开了个班会,在会上说:“愿意回家的同学现在报名!”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让愿意回家的报名?看看周围没有动静,觉得一定自己听错了。可这时侯老师又重复说:“愿意回家的同学现在举手!”这回听清了,我赶忙举起了手……。跟我一起举手的还有:聂长青、陈志。侯老师说:“这三位同学留下,其他同学继续下地劳动。”

其他同学走后,侯老师让我们三个站到地中央,喊道:“立正!”“向右看齐!”“向前看!”“稍息!”侯老师坐在西边墙下的一把椅子上,又命令道:“陈志”陈志答应:“到!”“齐步走!”陈志向前走着,走到东墙下,他原地踏步不走了。侯老师说:“怎么不走了?”陈志回答:“前面是墙。”侯老师又命令:“立定!”“向后转!”“齐步走!”陈志又向西走,走到老师面前他又原地踏步不走了。老师说:“怎么不走了?”陈志回答:“我怕踩了您。”听后我和聂长青都嗤嗤的笑了,陈志也板不住笑了。侯老师则大声的斥责道:“还笑!站好了!”老师的声音很大,似乎震得窗子都在发颤。

陈志比我们大两三岁,个子不算高,长有一张稍黑的憨厚的脸。他说话比较幽默,可干活是把好手。他为人热情,乐善好施,好打抱不平。因为比我们大几岁,所以脸皮比我们厚,估计老师的斥责对他不会怎样。

侯老师又大声斥责道:“遇一点困难就想当逃兵,就想回家,要遇到严刑拷打就得叛变当汉奸是不是?”陈志顺嘴说:“是!”老师励声嚷道:“什么?”陈志又赶忙改口“不是!”

老师口气稍微缓和了一下,说:“陈志,你真行啊!你带头涣散军心,带头当逃兵,你将来还能成什么国家栋梁?……啊?”

见这架势,我早已深感大事不妙,——我们上当了。看来一顿斥责是免不了了,我的眼泪哗哗哗地流了出来……。

斥责完聂长青,就轮到我了。斥责陈志的那些话,除了没说我带头以外,全都向我砸来,根本不顾我已哭得泪人一般……。

我一向觉得侯老师对我是不错的,班内同学也认为侯老师喜欢我,我是老师的得意门生。侯老师是我们的体育老师,入学第一天到宿舍来摸我的脸,说我很可爱的就是他。后来他还让我到他们家去玩,看到了他的比他还高,还漂亮的妻子、孩子。他还要留我在他家吃饭,是我拼了命的挣脱,才跑回宿舍。可今天,设下圈套骗我,让我上当……,算你狠……。

俗话说,没有散不开的乌云,没有晴不了的天。大概是老师也斥责累了,我的眼泪也快流完了,他说:“行了,今天你们也别去劳动了,下午再去吧。”说完走了。

我们三个解脱了,开始比谁流的眼泪多。陈志做起了裁判员,走到我的面前,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今天流了这么多的泪,可比娘们儿还娘们儿了。”又走到聂长青的面前说:“这个流的也不少,是个小娘门儿。”他用手摸了摸聂长青的下巴,他装起了长者。

聂长青跟我同岁,但长得比我瘦小,皮肤特白,像个小姑娘,他的手和胳膊伸出来像个小姑娘一样。见陈志像没他的事一样调侃我们,我与聂长青几乎同时问陈志:“你怎么也上当了?”

他挽起裤子,让我们看他的腿,原来他的腿比我们还厉害,可能他是真的过敏。聂长青又问:“他们那些人怎么没举手呢?”陈志说:“可能这些东西知道了消息。”

中午吃完饭午休的时候,好多同学知道我们挨斥了,都来安慰我们。杨青年还拿来象棋要跟我杀一盘,说这样可以把不顺心的事全都忘却。下棋中间我问他:“你怎么没举手?”他说:“我觉得这事不靠谱。”——看来还是有聪明的人。

后来我们又干了一个多月,这期间我变得聪明了点,——自寻乐趣。这里的稻田里泥鳅特别特别多,我们就抓来用火烤着吃;有时跟同学们到河里、沟叉去玩……;说来也怪,我的腿也慢慢好了……。当我们要离开的时候,还真有点恋恋不舍了。

 

第二次勤工俭学是到小镇东边一片沼泽地上去割芦苇。

好大的芦苇荡,一眼看不到边。芦苇有两米多高,虽然不算太粗,但割起来也相当不易。好在我没割几天,老师就安排我到食堂帮厨。那时已经有点吃不饱了,我记忆犹新的是,我每次晚上回宿舍,都要带几个饼子,给与我一起住的五位同学吃。不管我回来多么晚,他们都像嗷嗷待哺的小鸟一样等着我……。

割芦苇干了有两个月,我在食堂却吃胖了,我第一次被人称作“小胖墩”。

 

那时我也经常关心街上的那三件事。令人惊喜的是,大风车终于立了起来,高高的出现在了小镇的上空,老远就能看见它的两个大叶片,成了小镇的标志性建筑。有点遗憾的是,没看见大风车转过,大概风力太小,风大了可能就转起来了。所以,看风车旋转又成了我的牵挂……。每次回到镇上,或刮大风的时候,我都要仔细看看大风车转没转?

百货公司的女售货员已经不在了,这让我心中很失落。真是: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落得心中空澄澄……。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