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dlhz618的博客

创新无止境,学习永不停。新思如潮涌,一切皆可能!

 
 
 

日志

 
 
关于我

个人简历 具有深厚的专业理论知识和丰富的实践经验,勤于思考,富于创新,在长期的工作实践中,始终注重研究和探索,通过多年的艰辛努力和实验,在技术革新与发明创造方面有所突破,研制成功《风力飞行器》(201110319692.2)。《调桨长的万向风车》(201210393482.2)。

网易考拉推荐

认识蔡军教授  

2014-10-12 23:57: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认识蔡军教授

一提起教授,在有些年纪的人的脑海中,就会出现那种文质彬彬,西服革履,慢条斯理,道貌岸然的西方学者、知识分子的形象,因为,这些人可能念过大学,接触过以前的教授,知道只有在大学里才有这样的职称。那时,一个大学强不强,有时就比大学教授是多还是少。教授在大学里也是凤毛麟角,五六千人的大学最多也就几十名教授。教授也会成为人们头脑中最有知识,最有智慧,最有理论的象征,看到知识渊博一点又能说善辩的人,就给他起个外号叫“×教授”。

时过境迁,随着时代的前进,社会的发展,教授也与以前大不一样了,至于不一样到什么程度?有哪些令人惊讶的地方?且让我从认识华北电力大学核科学与工程学院蔡军博士教授说起……。

为了能够继续对调桨长的万向风车进行研究,我使出了浑身的解数想找到突破瓶颈的突破口,而觉得最有实际意义的办法就是找合作伙伴。因为有了目标,有了追求,又有了急切的心情,这样就给那些骗子制造了机会。想想看,在生活中,那些骗子不就是利用人们想获利发财,想一夜暴富,而编造了各种美丽的谎言,各种令人痴迷的假象,设下一个个陷阱,让多少人受骗上当吗?在专利转化上也是如此。你想专利转化吗?你想让专利变钱吗?那么他就编造说自己的网站有多少多少专家学者,有多少多少潜在的客户,有大大的本事,能让你专利转化,能让你找到合作伙伴……。可你把钱一交,想找她也找不着了。

最近有一网站联络员给我介绍了一家控股公司,控股公司的投资部长要与我见面。我犹豫再三还是决定去见一下,因为,总是怕如果不去,如果对方是真的,那不是失去了一次机会吗?(其实如此三番的让我受骗有三四次,看看我的经历,您一定会体会出我国创新事业究竟难在哪里?与先进的国家还相差很远的原因在哪里?——这不是说我的创新有多大价值。)

但这次去北京与控股公司见面我多了一个心眼,我让我的同学陪我一起去,想让他帮我把把舵。

其实我的同学对我的专利项目一无所知,在风电技术上一窍不通,但他在人际交往、识奸辩错上却比我聊胜几筹。他一下子就看出了问题,建议我别跟他谈了,并向我介绍说:“我认识一位华北电力大学的教授,他与我住在一个小区,要不然我们去找找他,也许他会介绍我们见见风电方面的专家教授。”说完他就开始打电话,第一次没有接通,可过了一会,对方却把电话打了过来。我同学给他说了一下我的风电项目,并说能不能帮着找找风电专家,对方说我马上用电话联系联系。可能对方在电话里说过一会把电话打过来,这时已近中午,我的同学说我们去吃午饭吧,我就建议说,那我们去我住的宾馆,那周围有很多饭店,这样我两就来到了我住的宾馆。

在楼下吃了一碗面条,又回来在床上睡了一会,可电话还没打过来,同学就建议说:“要不然我们就去华北电力大学直接去找他吧。”我当然十分乐意,我们就又出发了。

坐公交并不复杂,先坐609,再在西三旗转117(或114),一下子就到了。不过这可是我们同学的功劳,我真佩服他对北京的交通车弄得滚瓜乱熟,我昨天为了弄清由住处蓟门桥东到安贞医院怎么走,足足在周围跑了两个小时才弄明白,——我真服了北京的交通线路。

我们进了华电大门,我就开始想象我们即将要见到的核科学与工程学院的蔡教授是什么样?我想即使不是西服革履,也一定是穿着衬衫打着领带,带着眼镜,文质彬彬,红光满面……。

按着大门口警卫告诉的路线,来到了教3楼,可门口正在装修,搭着铁架子,我们进不去了,我同学想起还是给蔡教授打个电话吧,要不然突然造访会不会没有礼貌?电话打通了,我的同学说我们已经来到了您的楼下,听到对方好像也感到很惊讶。同学又说,你们教三楼门口正在装修,进不去。对方告诉说往左拐,他马上下来到北门口去接。我心中想,这回可与蔡教授近在咫尺了,马上就能见面了……。

走到北门,看到大厅中间正有一位男士站在那里,我的同学赶紧走上前去与他握手,并向我介绍说,这就是蔡军教授。我也赶紧上去与蔡教授握手……。

哈……,蔡军教授就在眼前了,让我怎么形容呢?他的学位是博士,他的职位是教授,他四十多岁,黝黑的面庞,中等的身材,可看上去就像是农村里刚风尘仆仆下地干活归来的农村小伙子……。

令我最印象深刻的是,他完全地朴实无华,没有而且可能也根本不屑表面工程。他穿了一件深色夹克,是翻领的,可领子的后部却是立着的,这可以形容成不修边幅,不过这有些过分,总之穿衣很随便。

他诚恳厚道,今天本来是我们有求于他,按理说应该由我们请他吃饭,可他却反过来了,请我们吃了一顿丰盛的中餐——这是后话。

睿智热情。我们走上三楼,来到他的办公室,我向他介绍了我的风电项目。按说他是搞核科学的,对风电是外行,可听我的介绍,他却完全能够理解,而且还理解到了相当的深度。提出的问题也都十分准确,切中关键。在我介绍风车的控制系统时,我还像平时讲的那样,简单的介绍了输出功率定值控制,也就是说,我们给出一个功率值,让控制系统通过对桨长的调节,来使发电机的输出功率保持在给定值不变,风力大时使桨长缩短,风力小时使桨长增加。这可以应用在定值输出的场合,例如,风力发电机给蓄水电站的抽水泵供电,就可以利用这样的控制方式。但这样的控制有一个问题,就是负载功率也不能变,如果负载功率发生变化,例如,原来的三台水泵,坏了两台现在变成了一台,那控制就完全乱套了。

以前给好多人讲,还没一个人提出过问题,可蔡教授却听出来了,我真服了教授的睿智,用一句俗话来形容就是:教授就是教授!……。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